青于蓝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自贡网 > 今日富顺

今日富顺

难忘的学姐-零九站资讯网

零九站资讯 2021-09-11今日富顺
□宗祯祥

□宗祯祥

“五十八年了,终于找到了你,我的老大姐!”这是我2018年4月11日见到老大姐时,紧紧拥抱着她喊出的第一句话。

老大姐是我的初中同学,当时我们都还在四川富顺县第二中学初60级2班。她的哥哥在县委工作,家在离学校不足两公里的县委家属院,是走读生。我住在离学校50多公里的乡下,是住校生。那时候每天伙食费0.2元,大月交6.20元,小月交6.00元,按月及时交纳伙食费的学生,学校总务处才会把他编入八人桌席,没交伙食费的只能看别人吃饭。我家经济条件差,往往交不上伙食费吃不上饭。初中三年已记不清有多少次饿肚子。但是,这三年中,有三个月我没有交伙食费而被编入了八人桌席。是谁替我交了18.40元?我问过班主任,问过总务处老师,问过很多同学,都没有结果。分析当时全班48位同学的经济状况,我判定这个人就是老大姐,但她始终没有承认。

初中毕业后,老大姐被招兵入伍,我被保送上了高中,从此再没有联系过。1965年10月,我从农村参军入伍,也没能和我的老大姐联系上。老大姐在哪里?这一直是我心中解不开的谜。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我的这恩人,我竟无以报答。我每一次做公益活动时都会想到老大姐。

直到2017年10月的一天,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电话:

“喂!你是宗派吗?”

听到这熟悉的称谓,我一下子就兴奋了(“宗派”是同学们给我起的外号)。

“你是哪位同学?”我急忙问。

“王家祥嘛(我的高中同桌),成都同学会都在找你,刚才找到这个电话号码。你什么时候回来?2018年同学会就定在你回来期间。我把你拉进同学群,便于交流。”

“好哇好哇!我每年清明节都会回家祭祖。”

就这样,在2018年清明节后的同学会上,我终于打听到老大姐的消息。

找到老大姐后,我和老大姐约了几位同学相聚。席间,老大姐还是不承认当年帮我交钱的事。实际上,承不承认都无关紧要。此生还能重逢,也算是成全了我多年的夙愿。

因为她,我当初三个月没饿肚子,这事儿铭刻于心,终生难忘。

新闻推荐

茶馆“花怨秋” 背后有个“傻”老板

花怨秋茶馆里总是欢声笑语陈艳经常接送残疾人朋友到茶馆喝茶吃饭■这个女子,抵押房产开茶馆,让残疾人有了个聚会场...

富顺新闻,有家乡新鲜事,还有那些熟悉的乡土气息。故乡眼中的骄子,也是恋家的人。当我们为生活不得不离开富顺县而漂泊他乡,最美不过回家的路。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