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于蓝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自贡网 > 今日富顺

今日富顺

鱼龙混杂古盐道-零九站资讯网

09zhan 2021-09-12今日富顺
在盐道上,各乡镇当局和民团最担心的是土匪来“哈场”。各场镇都修筑了碉堡,在碉堡里驻扎了集中丁。宜(宜宾县)、荣(荣县)、富(富顺县)、南溪县四县还成立了边区联防办事处,办公处设在大观。但土匪仍然是防不胜防。且不说道上抢劫之事时有发生,牟亭李少良的舅舅到富顺去挑盐巴,在牟亭土桥子被棒客抢了。但李少良的二爹也是大坪的土匪,有名气,由他出面,将盐巴清回来了。土匪经常在大观唐家坡分抢来的物资,被大观人称为“分赃坪”。民初绿林大盗雷胡子盘踞在南溪、富顺边界上的鸡公岭伺机抢劫。民国时期,牟亭铺出过轰动一时的匪首马二娃

在盐道上,各乡镇当局和民团最担心的是土匪来“哈场”。各场镇都修筑了碉堡,在碉堡里驻扎了集中丁。宜(宜宾县)、荣(荣县)、富(富顺县)、南溪县四县还成立了边区联防办事处,办公处设在大观。但土匪仍然是防不胜防。且不说道上抢劫之事时有发生,牟亭李少良的舅舅到富顺去挑盐巴,在牟亭土桥子被棒客抢了。但李少良的二爹也是大坪的土匪,有名气,由他出面,将盐巴清回来了。土匪经常在大观唐家坡分抢来的物资,被大观人称为“分赃坪”。民初绿林大盗雷胡子盘踞在南溪、富顺边界上的鸡公岭伺机抢劫。民国时期,牟亭铺出过轰动一时的匪首马二娃和李建成。

80岁牟亭铺住民罗火明讲述:

“马二娃是大观民团教官马仲彦的兄弟。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三月,土匪化装混进南溪城内,晚上9点钟时分,装扮成城内官绅巨富的两个人带了几名跟班,进了东正街宜宾宝元通南溪分店宝元南,交涉要做一笔大买卖,欲购买一批丝绸布料,经反复看货讲价,拖延了很长一段时间。等夜深人静,土匪拔枪将店内人员十余人全部捆绑关押在一间屋子里,才把外面‘吆鞭子’、‘扎口子’的土匪四五十人撤进店内,将价值不菲的物资和现金席卷一空,夜深人静时才离开南溪县城,往北逃窜。宝元南员工挣脱后报案,当晚得知匪首系牟亭铺场口的马二娃。庚即联系南溪江北各乡镇堵截。大观保安大队长陈春田得讯在新添、大坪、杉山拦截。天刚发白,在牟亭上场口追击的保丁发现一个带博士帽、穿长衫的人,立即喝问:‘不准动!干啥子的?’,那人只好缴枪束手就擒,原来此人叫罗西,是马二娃手下小头目。再追到方家嘴(距马二娃的家已不远),看到两个人抬一滑竿在前面走,坐在滑竿上戴博士帽,穿长衫的马二娃回头一看,见罗西后面跟了几个拿枪的,就把手往怀中一插,后面追的人知道滑竿上坐着的马二娃要掏枪,后边的人几支枪便同时开火,将马二娃击毙,并将其首级挂在宝元南门前的树上示众三天。

“防区制时代,李建成是川军的一个连长。后来退伍还乡在牟亭铺定居娶妻生子,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土匪。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四月,人手一支短枪的李建成匪帮约40人混进南溪县城抢了东大街上的‘天美成’商号仓库。抢走绸缎、布匹、呢帽、皮鞋等贵重物资,得手后,李建成一伙经南溪县城北门埂子上文庙背后,转上通仙临场的大路,直到高坎,才停下来分赃。时隔一个月,李建成又犯下了惊天大案。

“抗战时期,盐税是重要的支柱产业,富荣盐场属中央政府财政部直管。李建成却为首抢劫了住邓井关的中央税警队,并抢走了两挺轻机枪,使重庆国民政府十分震惊。专门派了曾任中央军师长的郜子举带兵至南溪剿匪。匪首李建成潜逃至云南绥江以行医为名躲避。李建成匪部管事刘树林、何沛然、肖云海在仙临场自首。郜子举称三人若能将李建成引出,则免于罪责。三人在绥江找到李建成,说前案已了结,郜子举已撤离南溪。现在富顺赵化镇已踩好窝点,要李出山带领大家再行抢劫一次即收手。三人将李建成引诱至仙临五里冲枪杀,这桩大案才算有了结果。”

百里冲道上鱼龙混杂,地方当局和民团和土匪混在一起,前述打死匪首马二娃的大观剿匪大队长陈春田实际上暗中勾结匪首李建成,仙临乡乡长刘志祥因通匪而被枪毙。一个腐败的政府是没有能力肃清匪患的,百姓深受其苦。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三十五年(1946年)土匪两次在百里冲盐道末端,食盐集散中心高店“哈场”,百姓挨户惨遭洗劫就是例证。

新闻推荐

中昊晨光公司“三供一业”维修改造分离移交工作启动

四川经济日报自贡讯(王俞德记者陈家明)近日,中昊晨光公司“三供一业”(供水、供气、供电、物业)维修改造分离移交工作正式启动...

富顺新闻,弘扬社会正气。除了新闻,我们还传播幸福和美好!因为热爱所以付出,光阴流水,不变的是富顺县这个家。

文章评论